穿越周期,这家深圳VC被LP“复购”10次

一级市场的复购投资人是必须要做基础性的研究工作的,不能让自己被公开资料“喂饱”。穿越周期

八年是家深imtoken官方一只典型VC基金的周期,也是复购最适合考察一家VC机构成绩单的周期。2014年在深圳成立的穿越周期紫金港资本,在2022年迎来了自己的家深八岁生日。过去的复购八年时间里,紫金港投资60多个项目,穿越周期13个项目已退出(其中包括5个IPO),家深另外还有8个项目在排队上市。复购比数字更重要的穿越周期是合作伙伴们的认可。紫金港资本董事长陈军博士向投中网表示,家深紫金港资本八年来让他挺有成就感的复购事:一是有一批LP一直在积极支持紫金港资本,最多的穿越周期已经连投了10只基金;二是有越来越多的优秀项目和创业者主动找紫金港资本投资,紫金港资本的家深已投项目也很被同行机构所重视。八年之后迎来新的起点,陈军表示:下一个八年,紫金港资本会坚持投资原则,保持定力继续提升和打磨自己。源自浙大的科创基因说起紫金港资本,很多人的印象最深的可能是它的“浙大”标签。陈军198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紫金港资本的名字正是取自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陈军告诉投中网,紫金港资本成立之初,的确是一家浙大校友色彩很浓的机构。不仅陈军本人毕业于浙大,紫金港资本的imtoken官方股东、LP也基本都是浙大校友,并且浙大创新院也在紫金港资本的多只基金均有出资。2017年,紫金港资本联合浙大控股、浙商创投,杭州银行等各方共同发起了总规模120亿元的浙大母基金。这是全国首个市场化高校校友母基金,陈军是首任总裁。立足于浙大校友圈,让紫金港资本成立伊始的起点就很高,在竞争激烈的一级市场打响了品牌,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生态。浙大作为工科强校的深厚底蕴,校友圈也为紫金港资本输送了众多优质创业项目,尤其是在半导体、生物医药,新材料等赛道。例如紫金港资本Pre-A轮投资的启尔机电,是一家研发高端光刻机浸液系统的企业,其创始团队即来自于浙大。不过,经过八年的发展,如今的紫金港资本早已超越了“浙大校友”这个标签。一级市场的投资机构都要营造自己的“生态”,如今的紫金港资本的生态可以概括为“杭州湾+粤港澳”两个科技创新最为活跃的湾区。陈军表示,在这两个湾区,紫金港资本八年来积累了一些很不错的创业资源,投资的成功率也比较高。翻开紫金港资本的投资组合,可以看到90%以上的项目均位于这两个湾区。在生物医疗、新能源与新材料、智能制造,半导体等产业,紫金港资本已经基本形成了体系化的布局。仅在半导体赛道就有浙江的启尔机电和赛思电子等,深圳的泰研半导体,杰普特,昂科技术,迪道微电子,和芯启航等十余个项目。而在生物医疗领域则更为全面,其布局的深度和广度及得上专业化的医疗投资机构。复盘紫金港资本取得的成绩,陈军首先谈到的就是,过去八年里紫金港资本持续聚焦两大湾区找到了一批在生物医药、新材料、高端装备等行业冒出的优秀企业家,陪伴他们历经风雨一起成长。对于今天的紫金港资本而言,浙大的“求是创新”是它的底色。这两年硬科技兴起,科学家创业成为一个潮流,紫金港资本与科学家出身的企业家们有种天然的亲近感,这是紫金港资本非常与众不同的地方。陈军一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紫金港资本要做科学家创业的好帮手。对于部分早期项目,紫金港资本甚至曾经把合伙人派到对方公司去上班。最近,陈军又在思考一个新问题:紫金港资本如何把紫金港资本八年来积累的行业资源和能力利用起来,继续加强对创业者的服务和支持能力。近期,紫金港资本帮助杭州的一个被投项目即将完成近亿元的新一轮融资,并助力其引入战略合作机构,服务深度不弱于专业的FA机构,以至于紫金港资本的其他几家被投企业也在寻求这样的深度合作。“我最近经常跟我们的团队讨论,我们能不能再向前多走两步,做多一点东西,为我们的被投企业有更深的服务。让紫金港资本的生态圈更大一些。”陈军表示。敢于投非共识项目 与企业家共患难陈军说,如果要总结紫金港资本成立八年来最重要的经验,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一定要愿意跟三观一致的企业家一起承担风险。这句话有点务虚,可以用紫金港资本到目前为止单项目投资额最大的企业艾特网能来举例说明。2016年,当时才成立不久的艾特网能天使轮融资,紫金港资本一笔砸下去9000万元,投资后持股比例超过20%。其后在艾特网能的又一轮融资中,紫金港资本又追投1000万元,让单项目投资额达到了1亿元。这种天使轮就下重注的做法,在硬科技赛道是非常罕见的。陈军向投中网表示,紫金港资本一直不太关注轮次,只看项目是否优质、估值是否合理,“如果我们认为投1个亿是合理的,那就会投它”。实际上,因为艾特网能的首轮融资金额需求较大,最初融资时并不容易。两位主要创始人一个是清华毕业,另一位是中欧,他们先是尝试在两个校友圈里找投资,但并不顺利。当他们找到紫金港资本的时候,陈军对他们非常看好。他回忆道:“我们当时发现他们的团队非常成建制,是原来艾默生网络能源上百人的核心团队集体创业,两个主要创始人的人格魅力和专业技术水平都非常高,非常符合我们的创业投资理念。”紫金港天使轮投完之后,艾特网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但紫金港资本一直坚持陪伴创业团队,并且帮助他们解决问题。陈军还记得,艾特网能的几位创始人有很多次在紫金港资本的办公室里“一边吃盒饭一边开会,一直到半夜一两点钟”,最终把遇到的问题都妥善解决了。此后艾特网能的发展势头非常好。2019年上市公司黑牡丹以约15亿元估值收购了艾特网能的部分股权,紫金港资本在不长时间已经完成了部分退出,拿到了不错回报。在一级市场,往往是像艾特网能一开始并不被普遍看好的项目却能带来很高的回报。敢于投资一些同行们起初并不看好的项目,在紫金港资本的过往投资中并不是孤例。这也是紫金港资本八年来能在竞争激烈的一级市场脱颖而出的关键。陈军曾向投中网表示,紫金港资本不喜欢所谓“白马”项目,因为大家都知道好的公司投起来没什么挑战,没有太多预期差,同时作为机构投资者对公司的赋能也不大。反而是别人没看到的地方,往往会有惊喜。“白马”项目之所为受追捧是因为“稳”,而非共识项目往往被认为风险较大。但在陈军看来,创投行业本身就应该是一个承担风险的行业,能够处理风险才能体现投资人的价值。这意味着作为投资人必须形成自己的独立判断。在陈军看来,因为要投资行业前沿创新,一级市场的投资人是必须要做基础性的研究工作的,不能让自己被公开资料“喂饱”。很多时候紫金港资本的被投企业,甚至尽调过程中都不能拿回比较完整的资料。2017年紫金港资本在陕西渭南投资了一家名为木王科技的企业,这是一家国内一流的半导体测试探针制造商。探针是半导体测试过程中必须用到的一个关键耗材,但当时国内资本市场上几乎还没有人研究过这个行业,没有资料可以查询。陈军回忆,他当时跟一位业内挺有名的半导体分析师去考察木王科技,连这位专家事先也完全没想到原来中国也有这么优秀的探针企业。因为这种不跟风、独立思考的理念,即便是在这个资本内卷的时代,紫金港资本也往往能挖掘出所谓“水下”的项目。2020年紫金港资本天使轮投资了一家做生物酶的公司馨海生物。当时紫金港资本就是先通过行研知道了这家公司,然后再在工商目录里面找到的联系电话。当紫金港资本的团队找上门去的时候,馨海生物的创始人非常吃惊,因为当时他们公司并没有没有启动融资的意愿。逆风投资 穿越周期八年时间说短不短,随着紫金港资本八年来投资、支持、陪伴的企业陆续走向IPO,紫金港资本自身也步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借由八岁生日的契机,紫金港资本最近梳理了自己走过的路,以及未来要怎么走。陈军向投中网表示,他最看重“八岁”的紫金港资本有以下几点:首先,紫金港资本坚持适合自己的“投早投小投好”的一级市场投资模式,未来也将继续布局和陪伴一批批细分领域的优秀企业成长并成为龙头。第二,紫金港资本以专业化人才和国际化视野为核心竞争力,未来紫金港资本更为远景的投资理念和使命也立足于这个核心竞争力。第三,紫金港资本在几个主要赛道正在形成一定的品牌和口碑,已经有越来越多优秀创业项目主动找上门,这个良性的生态在未来需要继续呵护。第四,紫金港资本收获了一批愿意长期合作的优质LP,连续投多只基金的LP已经不少,这既是对紫金港资本的最大认可,也是未来八年发展的良师益友。紫金港资本成立八年来一直秉承务实低调的风格,步步为营稳健发展。2022年之后资本市场风云突变,都说投资人躺平了,但紫金港资本完全没有要躺平的意思。相反,陈军表示,现在的确有一些项目在主动降估值融资,“我们觉得该拿下的就会拿下”。在当前的市场状况下,陈军也并不带着“抄底”的心态去投资。他表示,紫金港资本不会趁着市场形势不好去“压价”。股权投资本身就是长周期,紫金港资本过去两年没有在市场热的时候去追逐高估值项目,现在也不会刻意追求低估值,投资的标准始终是“优质的项目,有吸引力的合理价格”。陈军早在93年到深圳开始金融投资工作,自那以后中国资本市场的历次周期基本都经历过,仅仅是大周期就有四次: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的SARS,2008年金融风暴,再加上2015年的股灾。陈军表示,每次周期过后都会产生新的划时代的公司,社会需求在不断地演变,科技也是螺旋式上升的。这次周期虽然看起来很不一样,但它最终也会过去。实际上,陈军向投中网表示,在过去八年打下的基础上,紫金港资本今年的投资数量、规模仍在稳步扩张,并没有收缩。在半导体、新能源等热门赛道,甚至短期遇冷的生物医疗,陈军认为未来5-10年仍然有非常多的好机会,只不过在做决策的时候“不能挑花了眼”。生物医药是这轮资本寒冬的重灾区,近期紫金港资本却“逆风”重仓投资了一家生物医药公司。实际上这家公司今年初的融资却并不容易。而紫金港资本认为它的技术在世界范围内有其领先性,未来很有潜力,值得长期支持,那就应该投资。陈军表示:“我相信再过8年回头看,很多东西是水到渠成的。”(文/陶辉东,来源/投中网)